欢迎光临酷品搜在线 网上投稿 | [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 联系我们
主页 > 规划院 > :

大客户甘当冤大头



发布时间:2019-09-18 16:32  编辑:admin 来源:163



      

本文原标题为:大客户甘当冤大头 博瑞医药“带病”上市如何“说好不哭”


《金证研》沪深资本组?无涯/研究员?唐里?映蔚?洪力/编审

近年来,随着越来越多的药品面临专利失效以及创新药研发难度的加大,实现仿制药替代原研药成为中国医药产业发展的主观要求。在此发展潮流之下,博瑞生物医药(苏州)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博瑞医药”)追逐资本,冲击上市。

眼看着你要上市,“查摆”的话却没有说。实际上博瑞医药早已问题缠身,2018年业绩增速下滑,营收增长或靠赊销;研发“伙伴”身兼客户,甘当“冤大头”;前五供应商存在资质吊销、环保“踩雷”、产品质量存疑等“黑历史”;先后递交的两版招股书中,前五供应商采购额前后“矛盾”;土地使用权价值疑“注水”等。

2018年营收增长或靠赊销 大客户甘当“冤大头”

据中国医药保健品进出口商会源自国家信息中心发布的《2019年医药行业发展报告》,仿制药将加快替代原研药,优质仿制药企将受益,预计到2020年我国仿制药市场规模将达到约14,116亿元。在此背景之下,博瑞医药2018年的业绩增速却出现下滑。

据招股书,2016-2018年,博瑞医药营收分别为2.01亿元、3.17亿元、4.08亿元,2017-2018年营收同比增长率分别为57.66%、28.64%。2019年1-3月,营收为8,946.02万元。

2016-2018年,博瑞医药净利润分别为1,706.1万元、4,587.64万元、7,320.2万元,2017-2018年净利润同比增长率分别为168.90%、59.56%。2019年1-3月,净利润为1,612.09万元。

除了业绩增速下滑,2018年博瑞医药的营收增长或依赖赊销。2016-2018年,博瑞医药应收账款及应收票据合计分别为7,871.34万元、8,700.2万元、13,824.26万元,即2017-2018年应收账款及应收票据合计的增加额分别为828.86万元、5,124.05万元。

而2017-2018年,博瑞医药营收的增加额分别为11,584.57万元、9,073.28万元。同期,应收款项增长额占营业收入增长额的比重分别为7.15%、56.47%。

不仅如此,博瑞医药的重要客户兼研发合作伙伴,正大天晴药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正大天晴”),或也对其业绩“助”了一份力。

据招股书、第二轮问询函回复及第三轮问询函回复,正大天晴控股的南京正大天晴制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南京正大天晴”),从2016年12月开始向博瑞医药采购恩替卡韦原料药,系博瑞医药恩替卡韦原料药的境内主要客户。

据招股书及第二轮问询函,2017-2018年,南京正大天晴为博瑞医药恩替卡韦产品的前五最终客户,博瑞医药对其销售额分别为323.92万元、519.46万元。2019年1-6月,博瑞医药向南京正大天晴销售恩替卡韦原料药的销售额为293.26万元。

据招股书,2016-2018年及2019年1-3月,博瑞医药的恩替卡韦销售收入占产品销售收入总额的比例分别为25.83%、20.29%、15.18%、15.25%。2016年,恩替卡韦销售收入占比,在各系列产品销售收入占比中排名第一;2017-2018年及2019年上半年,恩替卡韦销售收入占比,在各系列产品销售收入占比中排名第二。

2018年,恩替卡韦原料药平均价格为31.69万元/千克;2019年1-3月,恩替卡韦原料药平均价格为24.13万元/千克。

然而,据第三轮问询函回复,2018年1-6月,博瑞医药向南京正大天晴销售恩替卡韦原料药,销售额232.6万元,销售价格为38.57万元/千克,比2018年的恩替卡韦原料药平均价格高出21.71%。

值得一提的是,据中国产业经济信息网,2018年11月14日,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委员会第五次会议审议通过了《国家组织药品集中采购试点方案》。紧接着,《4+7城市药品集中采购文件》正式出炉。试点地区为包括北京、天津在内的11个城市(以下简称“4+7”)。2018年12月6日,“4+7”城市带量采购预中标结果公布,而正大天晴预中标的恩替卡韦分散片,中标价为0.62元,降价高达94%,为降幅最大的药品之一。

但是,据第三轮问询函回复,正大天晴的恩替卡韦分散片预中标后,2019年上半年,博瑞医药对南京正大天晴销售恩替卡韦原料药,仅较中标前的价格下降31.19%,且仍比2019年1-3月期间,博瑞医药恩替卡韦原料药的平均价格高出9.99%。

而正大天晴如此甘当“冤大头”,或因双方还有另一层关系。据招股书,博瑞医药曾设计恩替卡韦全新合成路线,并以此技术与正大天晴合作,于2010年支持正大天晴实现国内恩替卡韦制剂首仿上市。

在此基础上,博瑞医药、博瑞医药的子公司信泰制药(苏州)有限公司与正大天晴、正大天晴的全资子公司连云港润众制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连云港润众”),共同持有关于恩替卡韦的4项专利。

双方有关专利还存在“纠葛”。据招股书及第三轮问询函回复,2019年6月17日,经双方友好协商,正大天晴将与博瑞医药共同持有的关于克里夫定的2项专利,转为博瑞医药独家持有。

据招股书及第二轮问询函回复,2019年6月17日,经双方友好协商,博瑞医药将与正大天晴共有的关于泰诺福韦的6项专利,转为正大天晴独家持有。

不仅与正大天晴的合作关系“扑朔迷离”,博瑞医药对前五供应商的采购额或也存在“蹊跷”,为其业绩真实性增添疑问。

前五供应商采购额前后“矛盾” 土地使用权价值或“注水”

事实上,在博瑞医药递交的两版招股书中,其披露的前五供应商的采购额,或出现数据“打架”的问题。

据上海证监会数据,2019年,博瑞医药曾于2019年4月8日、2019年8月16日以及2019年9月11日更新招股书。

据博瑞医药于2019年9月11日递交的招股书(以下简称“9月11日版招股书”),2016-2018年,其对前五供应商采购总额分别为3,082.13万元、4,004.11万元、6,501.44万元。

而据博瑞医药于2019年4月8日递交的招股书(以下简称“4月8日版招股书”),2016-2018年,其对前五供应商采购总额分别为3,591.36万元、4,668.41万元、7,502.89万元。

因此,9月11日版招股书与4月8日版招股书对比,2016-2018年,博瑞医药对前五供应商采购总额的差额分别为509.23万元、664.30万元、1,001.45万元。

在两版招股书中,2016-2018年,博瑞医药的前五供应商名单一致。而且,据9月11日版招股书及4月8日版招股书,报告期内并未无重要会计估计变更,而重要会计政策变更、会计差错调整以及合并范围变化,或均未影响到博瑞医药对前五供应商的采购额。

不仅前五供应商采购额前后“矛盾”,博瑞医药土地使用权价值或也存在问题。

据招股书,截至2019年3月31日,博瑞医药拥有3宗土地使用权,其中2宗系2018年获得。

而2宗2018年获得的土地使用权,分别为苏(2018)苏州工业园区不动产权第0000186号(以下简称“工业园土地”),坐落在“苏州工业园区福泾田港西、江韵路北”,面积为16,122.96平方米;苏(2018)泰兴市不动产权第0002910号(以下简称“滨江镇土地”),坐落在“泰兴市滨江镇中港村老垈组,季石组、蒋榨村西坝组、蒋垈组、蒋桥组、常池组”,面积为80,000平方米。

据招股书,2016-2019年,博瑞医药土地使用权原值分别为498.3万元、498.3万元、4,704.62万元,即2018年土地使用权增加了4,206.32万元。因此,上述博瑞医药于2018年获得的工业园土地与滨江镇土地,总价值或为4,206.32万元。

然而,据江苏土地市场网,工业园土地与滨江镇土地的成交价格分别为871万元、3,200万元,合计4,071万元,支付金额与成交价格一致,且均于2018年交地。但此合计成交价格,却比上述两块土地的总价值少了135.32万元,令人费解。

关于供应商的问题却远未结束,不仅对前五供应商的采购额前后“矛盾”,博瑞医药筛选供应商的标准或也“不靠谱”。

新旧供应商“黑历史”缠身 原料来源可信度几何?

身为药品制造企业,原料来源的重要性无庸赘述,但博瑞医药的数个“黑历史”缠身的供应商,或为其原料来源的可靠性“拖了后腿”。

据招股书,上海锦帝九州药业(安阳)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上海锦帝”)系博瑞医药2016年第一大供应商,采购额为1,200.79万元,占当年采购总额的17.81%,双方合作始于2014年。

2017年,博瑞医药突然停止了与上海锦帝的合作,声称因产品商业化生产和销售规模的扩大,上海锦帝难以满足其业务需求,因此更换了供应商。由此,博瑞医药与上海锦帝合作期间为2014-2016年。

然而,双方停止合作的或另有隐情。据国家食药监局2016年第7号,2016年1月20日,上海锦帝因违反《药品生产质量管理规范(2010年修订)》规定,被河南省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依法收回其红霉素原料药的《药品GMP证书》。

不仅如此,在合作期间,2015-2016年,上海锦帝曾因“踩雷”环保问题而受处罚。

据汤环罚决字(2015)1号,2015年2月7日,上海锦帝因涉嫌环保设施未经验收,主体工程即投入生产使用,被汤阴县环境保护局处以行政处罚。

据汤环罚决字(2015)2号,2015年2月13日,上海锦帝因涉嫌不正常使用大气污染防治处理设施,被汤阴县环境保护局处以行政处罚。

据汤环罚决字(2016)3号,2016年3月11日,上海锦帝因涉嫌环保设施未经验收,主体工程即投入生产使用,被汤阴县环境保护局责令立即改正并处以3万元罚款。

据汤环罚决字(2016)12号,2016年7月6日,上海锦帝因涉嫌将危险废物提供或委托给无经营许可证的单位从事经营活动,被汤阴县环境保护局责令立即停止违法行为、妥善处置倾倒的危险废物,并处以罚款20万元。

令人唏嘘的是,2015-2016年期间,上海锦帝曾四次被列入失信人黑名单。

于2017年“紧急”撤消上海锦帝第一大供应商资格后,博瑞医药声称,已开始与北大医药重庆大新药业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大新药业”)、江苏永安制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永安制药”)等新供应商合作。

实际上,博瑞医药与大新药业、永安制药的合作始于2016年,而上述两家“新供应商”,或都不是“省油的灯”。

据招股书,2018年,永安制药系博瑞医药第四大供应商,主要采购产品为恩替卡韦中间体,采购额为1,021.99万元,占当年总采购额的比例为7.11%。2019年1-3月,永安制药为博瑞医药第二大供应商,采购额为541.97万元,占当期总采购额的比例为11.85%。

然而,永安制药的产品质量却存疑。据FDA官网披露,2017年,永安制药被FDA发出进口禁令“66-40”,其旗下产品因不符合药品GMP规定而被自动扣押。

据招股书,2017-2018年,大新药业均为博瑞医药第一大供应商,主要采购产品为多拉菌素(DX15),采购额分别为1,190.01万元、2,181.27万元,占各年总采购额的比例分别为9.81%、15.18%。2019年1-3月,大新药业为第五大供应商,采购额为305万元,占当期总采购额的比例为6.67%。

然而,大新药业却存在数个环保“黑历史”。据渝环监罚〔2015〕101号,2014年,大新药业曾因废水中氨氮排放值超标,被重庆市环境监察总队处以8万元罚款。

据生态环境部披露,大新药业被列入“2015年度欠缴排污费国家重点监控企业名单”。

据国际环保在线源自重庆生态环境局公开信息,在重庆市2019年重点排污单位自动监控执法专项行动启动第二轮专项执法检查中,大新药业作为重点排污单位,因采样点位不规范,被要求立即整改。

新旧供应商齐齐出现问题,博瑞医药长期合作的老供应商或也“不给力”。

据招股书及首轮问询函回复,2016年,杭州福斯特药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杭州福斯特”)系博瑞医药第二大供应商,主要采购产品为奥司他韦中间体,采购额为988.48万元,占当年总采购额的比例为14.66%,双方合作可追溯到2009年。2017年,杭州福斯特为第七大供应商,采购额为374.19万元,占当年总采购额的比例为3.09%。

然而,据杭安监管支罚〔2018〕3号,杭州福斯特药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杭州福斯特”)因在生产车间回收危险化学品、部分化学品储量超标、伪造安全现状评价报告等违规行为,被杭州市安全生产监督管理局处以9万元罚款。

据悉,杭州福斯特安全现状评价报告已于2017年6月到期,其涉嫌未对安全生产条件定期进行安全评价。安全现状评价报告尚且可以伪造,杭州福斯特生产的产品质量可信度又有几分?

据招股书,博瑞医药声称,制定了严格的采购和供应商管理制度,建立了比较完善的采购管理体系,但其问题诸多的“猪队友”供应商们,或给上述严格采购和完善的供应商管理制度“啪啪打脸”。

2018年业绩增速下滑,大客户身兼研发“伙伴”,关系或难平衡;前五供应商“黑历史”缠身,导致原料来源质量存疑,此番上市,博瑞医药或将面临“大考”,《金证研》将继续保持关注。

热门评论

精彩推荐